《李政亮专栏》是谁把持了中国电影?

  •    2020-06-10
  • 《李政亮专栏》是谁把持了中国电影?

    2000 年刚去中国时,有点像是街头侦探那样,到处晃晃发现有趣的事物。有一阵子,我最喜欢找的是政令宣传,大概以前对「翻两番」那种很白话的宣传口号印象太过深刻。当时我对街头上的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」特别感兴趣。

    中国的网路世界

    中国喜欢用「机遇」这个词,中国确实也因网路时代与世界同步甚至创造机遇。在此之前,中国的媒介发展总落后时代,1980 年代电视机才开始普遍、同时期流行的录影机在中国也仅是少数人才拥有,一直到网路时代,中国才与世界同步。

    中国的网路世界很特别,统治者运用管制权力把网路世界区分为墙内墙外、有技术外加有理想的人,早在 90 年代末期就创建了文学平台,例如「榕树下」1997 年就已成立,而后,类似的平台陆续出现,也孕育了网路文学。当然,网路世界也是一个产业,伴随资本的发展也造就了B(百度)A(阿里巴巴)T(腾讯)三巨头。

    青春印钞机

    而今,BAT 将统治中国电影,这是危言耸听吗﹖

    先说网路与电影之间的关联吧。

    自 2013 年赵薇的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以来,中国的青春类型电影成为大片时代一道独特的标记,之所以说独特,就因为《致青春》红了之后,各种青春题材一窝蜂出现,品质良莠不齐甚至烂片一堆,不过,让人讶异的是,很多烂片票房其实不错。

    《李政亮专栏》是谁把持了中国电影?

    为什幺?这是读者变成观众的炼金术。2009 年,中国政府鼓励公布《文化产业振兴规划》,鼓励金融业成立投资文化产业的基金,现今大约有三十多种投资影视作品的基金。对这些基金来说,最稳固的投资就是发掘 IP,几部翻拍为电影的作品例如《何以笙萧默》(2005)、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(2007)与《匆匆那年》(2008)等早已拥有非常多的年轻读者。至于中国网路小说类别不少,为什幺青春题材特别受青睐﹖如果按《2014 年中国电影产业研究报告》,90 后观众已经占了年度票房三成多的比例,「青春」是笔大生意。

    当 BAT 统治中国电影

    《致青春》之所以值得注意,除了引发青春电影热潮之外,马云也是《致青春》的投资方。不过隔一年, 2014 年 BAT 全数进军电影市场。这一年,阿里巴巴收购文化中国股份成立阿里影业,百度与腾讯宣布电影投资计画。有趣的是,BAT 很快就在电影市场里开杀,标的是购票平台的竞逐。中国式的竞争往往是先抢市占率,先抢先赢,设法淘汰别人,竞争过程中自己就算半死但也还是活着。

    依 2013 年统计,电影购票平台约有 40 亿人民币的市场,BAT 三巨头都拥有购票平台,这个购票平台不但可以购票甚至线上就可选择电影院座位。对消费者来说,最具吸引力的莫过于透过 BAT 所属购票平台的低票价。

    中国电影票价近五年来大致维持在 35 元人民币上下,这个算法是把当年度票房除以观影人次而来,仅是概括的算法,在这里列出是把这个数字当作一个参考。三家巨头相互竞争低价电影票,有的促销 9.9 元电影票,有的在妇女节推出 3.8 元电影票。票价之能够如此便宜,其实也是三家巨头烧钱补电影票的差价(用平均票价 35 原来算,BAT 一张票得倒贴 20 多甚至 30 多元)将消费者导引到自己的网站或 APP 当中,这种现象也被中国媒体称为「赔钱赚吆喝,烧钱圈市场」,这也是中国式竞争的缩影。

    电影审查还是中国电影的难关

    BAT 网路购票的版图越大,对传统发行的冲击就越大,因为这些 BAT 都办得到而且规模更大效果也许更好。

    票价竞争之后,BAT 不约而同竞争网路剧,百度有爱奇艺、阿里巴巴有优酷。网路剧製作成本相较传统电视剧低,而且 BAT 本身就是个拥有千万网民的平台,预估收看人数也将超越电视。对有志于电影市场的 BAT 来说,网路剧平台也是培育年轻导演与演员的好空间。

    博纳影业总裁于冬,以电影发行起家,他在两三年前有个着名的观点:「未来中国所有电影公司都将给 BAT 打工」。按现今的趋势,BAT 统治中国电影确有可能,这看起来像是一个类似产业革命变革的壮举,只是,可预见的是,不变的还是严格的电影审查﹗

   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。原文标题:【拆哪电影院】当BAT统治中国电影


  • 相关新闻